• 诶,李大仁,我好像越活越不明白了。

    20岁的时候,好像对什么都很明白,单纯地觉得人性本善,凶险是偶然。那时候对自己也很明白,知道自己爱与不爱,虚伪与真实,没有理想安于现状,并且觉得这种心态无可厚非。每次选择,即便举棋不定,但心中安然,坚信自己是对的。对待事情或者人,有鲜明的态度,有纠结,但也是安定的。那时候好像是很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的。

    为什么到了现在,觉得一切都模糊了……我不知道人心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即便大多数情况下,还是相信至少身边的人是善良的大多数,但是为什么这么容易动摇。

    不过有一点没有变,在环境里,我还是那个后知后觉的人……总是处在风暴中也不察觉,虽然有时候只是处在风暴的边缘,但好歹也会被风带到一点点吧……

    大概就是后知后觉造成的,开始不断地制造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我看到的这样?还是只是假象?或许因为人性的复杂,根本没必要把人分类

    渐渐地,那种对人的信任和真诚开始渐渐失去。然后,又会怀疑,这样好不好……

    然后,开始分不清楚自己的真实感觉,有没有被打动?还是只是觉得这里应该被打动?这句话我说的是真心话吗?我真的很用心地在找心里的答案,可是答案是模糊的……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记得曾经有没有过明确的世界观或者人生观,但是现在不管谁和我表达他的世界观,我都理解,只是没有自己的答案。

    世界好像变得越来越小,整个人被困住,思维被困住,生活被困住,情绪被困住,永远都达不到高潮。

    有人问我,你想变成一个nb的人吗?

    我不知道。

    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一件事情可以让我投入一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酣畅淋漓的感觉。

    整个人像永远上不紧的发条,怎么拧总缺少一股劲。对什么都没有欲望……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想找你喝啤酒啊……

  • 2012-05-28

    宛若新生BB霜

    加班加得要吐血,上礼拜六到今天只有两天在12点前回家。不玩微博,不写博客,不发短信,不打电话,真的要从人间消失了!!!!!!所有的人生都浓缩进了节目片尾里!!!!!!

    中午和同事吃饭,有个孕妇也乐乐呵呵地来了,微博上成天都是花花草草的孕妇你来是要干嘛?!然后我就胸闷了,就到外面去透气。是真的胸闷,本来什么胸闷、头晕、乏力这种词只存在猥琐广告里的啊?!

    门口坐了一下,松松BRA,就发现大概也和BRA有关系,有点小了,看来要去换大一号的。

    回到饭桌上,同事A笑我说,哟呵你吐出来没啊?同事B指着我前面的大盆饭说,刚出去是个胖子,吐完回来就是个瘦子了。

    我说我就是那个被吐出来的东西

    这段笑话已然已经是生活的亮点了?!

    如果文艺一点每天拍一张照片记录下生活,每天都是非编床非编床非编床非编床非编床非编床非编床!

    我要出去玩必须!尽快!这礼拜做完片子就出发!去扬州也要去!

  • 2012-04-20

    新家第一天

    第一天住新家,在家里洗了澡。鞋入柜,书碟上架,厨具各归其位,只是那些个乐高没找准地方,想把小卧室变成专门的乐高间~

    虽然都是自己一手操持的装修,加上五年的若即若离,住在里面貌似也没啥归属感。。。

    住仙林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去学校食堂蹭饭,毕业四年饭点依然想今天去哪个食堂吃的感觉真是太穿越了!要是美食街还在多好!儒苑的糖醋排骨!

  • 2012-03-12

    生活多累人

    装修+当伪房东真中介+每天上下班打卡

    如此这般持续了一个月,各种闲杂,累积到今天就多一件事都好多啊……完全不。想。讲。话。

    弟弟时不时在微信上闲庭信步问我两句有的没的。别说什么有没有讲近代史的鲜为人知的故事的书这种开放性的问题,根本像学托福南京好还是杭州好这种二选一的问题我都懒得理他,通常就是一句不知道就把他打发走了。。。。就让我当一阵子恶姐姐吧!实在是焦头烂额了!!(额头上好多好多包啊!!睡眠时间根本就是第二轮白天啊!!脑袋没停止过!!!)

    抓狂!!!!!!!!!!!!!!!!!!!!!!!!!!!!!!!!!!!!!!

  • 2011-09-20

    家庭典型症状

     

    这事笑点大概有些人你们懂的⋯⋯

    就昨天老木神神叨叨打电话给我,要我采点血样寄给她,当时就心下一紧,不知道她要来干嘛,我就直接贴对话吧

    -你要我血干嘛?

    -不干嘛,反正你弄点到纱布上寄过来就行了(声音很低,估计旁边有人)

    -你要亲子鉴定啊?

    -(笑)哎,是要和你爸做一下

    -我和我爸还用做鉴定啊?这脾气⋯⋯

    -(笑翻)我做来有用,你别问那么多

    -还真是做亲子鉴定啊?

    -真的,做出来你不是他女儿我们不是就可以离婚了么?这样他买的房子不是就不算我们家的了么?

    -(我还真信了)用得着这么费劲嘛- -!那就不买好了啊!

    -哎,等下和你说,我现在在上海

    然后就挂了⋯⋯

    尼玛这么关键的时候她居然给挂了,还跑去上海。我猜了好久,不会是她生什么病了,要化验我的造血干细胞什么的吧⋯⋯或者真是亲子鉴定⋯⋯不可能啊,就凭我身上老爸这么强烈的性格基因⋯⋯

    扛不住,我就又打了过去,几次被掐掉。。。。。

    过好久,那边终于又打过来了

    -我这边车上有人,不方便说,等我回去再和你说

    擦!!!!!

    ------------此处胡思乱想省略一万字--------------

    晚上老木终于打电话来了

    -真的是要和你爸做亲子鉴定

    -做来干嘛用啊?

    -我一个好朋友怀疑他的儿子不是他的,到上海做了亲子鉴定,结果真的不是,人家急坏了,怀疑那个地方做的不准,我就说用你和你爸的拿去做一下,反正我知道你肯定是他亲生的哇,要是做出来也不匹配,只能说明那边不准

    -⋯⋯!!!哈哈,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他亲生的啊(二五显性基因)还拿我们做标准⋯⋯

    -¥%¥@⋯⋯@#¥⋯⋯#⋯⋯我怎么不知道啊?!你这种活宝别人还有本事生得出来啊?

    -#@@##¥%#@¥T#@¥T⋯⋯@#⋯⋯

    -明天你去医院指头上戳一下,用纱布沾点血寄过来就好了

    -头发不行?

    -血好一点

    -那我就嘴唇上沾一点血给你好了

    -¥%RTW#R⋯⋯¥%⋯⋯&#¥&#¥&你又把嘴巴剥破了?!

    -@#%#@¥%⋯⋯#@⋯⋯#⋯⋯一直破的啊⋯⋯

    -不行,还是去医院采点指头血

     

    -------------鼓楼医院--------------

    -医生,我想采点血

    -你要我开什么项目

    -我就是想采点血,在指头上戳一下就行了

    -那你要告诉我开什么项目

    -随便什么项目,只要出血就好了

    -你要干嘛用?出血自己在家里拿针戳一下不就好了

    -不行,那个针有细菌,我就要你们针戳一下就好了⋯⋯

    -你要干嘛用?

    -⋯⋯⋯⋯我也不知道,我妈要用,我要给她寄回去

    -那你要告诉我干嘛用,血样保存不一样,再说寄回去也没用了

    -E¥#%@#¥%@#¥%@#¥⋯⋯@#⋯⋯!!!!那就开个血常规吧

    -你又不用做血常规,你开血常规干嘛?

    -(这位医生你要不要这么认真啊⋯⋯⋯⋯⋯⋯)我就做个检查好了,反正检查下血也正常的

    -那你要干嘛用

    -¥#%#¥⋯⋯#@¥⋯⋯#⋯⋯#⋯⋯给我开个血常规

    然后就开好了⋯⋯⋯⋯⋯⋯无语⋯⋯⋯⋯⋯⋯

     

    -------------给老木打电话-------------

     

    下来医院各种排队,懒得排,打电话

    -血常规不是也是静脉采血吗?也不是指头血啊?

    -静脉也可以的

    -那你说一定要指头血!那我就嘴巴上的血给你抹一点去好了

    -你别恶心我了,要好几滴的,起码三四滴,你有那么多血吗?

    -我有啊!你要多少给多少!

    -得了得了,那你就弄来吧

     

    此事告一段落!!当自己无限自信得说嘴巴上可以提供那么多血,并且用处这么大的时候,这种复杂的心情,你们懂的!我苦剥20年嘴唇,简直为的就是这一刻,多么宏大的用途啊!啊!

     

    ---------------补充---------------

     

    然后老木又打电话来叮嘱

    -你爸要是问你做亲子鉴定干吗用,你就说买房子用。我就这么说的

    -这他也信?

    -信!他还问我,怎么现在买房子还要做亲子鉴定了⋯⋯

    (我那可爱的神仙老爸啊!!!!您离开人间太久啦!!!)

    我说,现在财产很重要,国家要求的,万一不是你女儿,那不是还要分你财产,不公平。你爸说,不是就不是好了,都养这么大了⋯⋯

     

    OVER!!!!!!!!没心没肺地笑会儿!!!!!!!!!!!!

     

  • 2011-07-21

    天降大任

    在好不容易把生活过得平平稳稳,步入正轨之后,弟弟考上了东大,随之而来的是爷爷那颗想来南京的蠢蠢欲动的心,叶落归根嘛。

    其实这一直是心头的一个结。这辈子欠账太多,能有机会还的算是幸运了。

    大一的时候,爷爷来南京呆过一年,因为不放心我一个人孤身在外,另外也照顾他年迈的母亲——自从20岁离开南京,爷爷就再也没在老家呆过这么长的时间。但除了中秋这种节日,和偶尔的几个周末,和爷爷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每次总有借口,要不就是和同学出去玩要不就是别的什么。直到有天接到爷爷电话,说准备回去了,悔意瞬间涌起。

    记得有个周末,我说想去和平影城看电影,爷爷牵着奶奶说陪我一起去。那天放的是CGX(一直发布不出来,原来他是敏感词)演的,好像叫《时差7小时》,青春偶像剧。爷爷买了三张票,50块一张的票价把他都吓愣住了,他从来不会在我面前露怯……进放映厅的时候上一场还没结束,影院里人很少,大概就只有10几个。我们三个坐到一起,看完了片尾大概十几分钟。影片讲的都是年轻人校园爱情之类的东西,我浑身不自在,老惦记着他们爱不爱看这些。完了之后,爷爷果然说,他和奶奶想先回去了。我说,电影还没开始呢,票要浪费了呀。爷爷摆摆手,还是和奶奶回去了。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遗憾,没有陪爷爷看过一场他喜欢的电影。自此,爷爷回去后,每次让我帮他从南京带DVD回去,我都转身就办。他还很赶时髦地想看阿凡达让子弹飞之类的……

    但爷爷要来南京这件事,还是让我很焦虑。每天都要给妈妈打数个电话讨论这件事,虽然没什么结果,但好像非得这样才能排遣掉一点焦虑。大概是因为和老人在一起,总不免损失掉一些自己的生活。目前看似平静规律的一切,不知道能不能禁得起考验……

    不管怎样吧,子欲养而亲不待,感谢爷爷身体健康,还有机会能来南京让我照顾。望诸事顺利。

  • 2011-05-24

    好情绪留给微博,坏情绪丢给大巴。

  • 2011-05-11

    傍晚

    领导对我进行了心理疏导。。。。她说,什么样的人就会剪出什么样的片子,你现在剪出来的片子都是温温的,没有自己的真实情感,没有激情

    我很认同。。。之前回家小姨和我说谁谁谁离婚了,我没有表示震惊,这让她很震惊。我就觉得,这事很正常嘛。她就问我说,我和小姨夫离婚你会不会震惊?我说,就一点点。她又表示震惊。我们就这样她震惊来,我这边以默默吞掉的形式结束了对话。

    一个小同事在旁边说,你这叫冷淡。领导说,她现在像一座冰山,我化不开。哦,不对,是一座死火山,以前是有火的。

    虽然我内心深以为然,但表情依然淡定。好像失去了表达情绪的能力,起码是在这些公人面前,当然亲密的人也一样,我从不对我妈表达感情。

    她问我对什么东西还有热情,我犹犹豫豫的说,乐高吧,不过和工作没有关系……她立刻冲上来说,可这是你喜欢的啊!我在心里OS:这不是玩物丧志嘛……她两眼放光地说,这就是你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你还有一颗童心。我立马在心里反驳:童心是装出来的吧。真是拿自己没办法。。。。

    她问我看了片花有没有被感动,我说有啊,她问是什么?就是江姐他们都不怕疼的。。。这不是你真正感动的地方,这是你觉得大家会被感动的地方,所以东西是假的。她又问了一遍,所以真正打动你的是什么?我说,是江姐丈夫临死前和她说,照顾好孩子,后来孩子看到爸爸的照片,问她这个人是谁,她一句话都没说就抱住了他。“但这和主题偏得很远啊!”“但是这个也打动我了!就把这个做出来!”虽然我觉得她这个判断还是有偏差,但仍感动于原来我的泪点还是有人认同的。。。她说,你已经习惯在第一瞬间否定自己了,就像你说自己喜欢乐高,又怕别人说你玩物丧志,幼稚,所以觉得这样不好。这样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不是自己真正想表达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习惯是怎么默默养成的。

    小同事异常热情,在耳边分析来分析去,我觉得都有道理,又觉得这种认同只是浮于表面。我自己都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大概是因为很久很久以来我都在做错的事情,我讨厌自己做的错事。这些错事就像一颗毒瘤,霸占着现在和未来。对于未来,我没有很强烈的欲望。

    但即便如此,我也是淡淡地讨厌着,并没有特别想做出改变,因为维持现在的这种平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像这样正常的生活也非常不容易,这大概是别人想不到的。

    但平静久了,又陷入现在这种枯竭期。不会像高三或者大学的时候,会咆哮,会撕书,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越过几排课桌从窗户上蹦出去一路跑到山上,会因为强烈的情绪导致胃疼。虽然很痛苦,但也是一种满足。现在这滩死水,波澜不惊,给我什么,我就把它吞掉,不给一点反应,因为我需要维持这样的平静,避免生活陷入慌乱。

    我也想找到被自己藏起来的东西……但真的太深了……

    被她说完之后,我平静地回到办公室。然后就想哭了……自己都觉得猝不及防,甚至都还没搞清楚哭的原因。我躲进厕所最里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然后瞬间想起,连自己哭的声音都忘了……

    领导要是知道我会这样,她一定在邪恶地笑吧。。。。。

  • 这场雪稀稀拉拉默默无闻地下着,还真就被它给积起来了,搞得俺家的孩儿们都坐不住鸟

    特别是这名滑雪选手,OS:露脸这件事,一年一次……

    看我风驰电掣!丫连膝盖都没有……

    小默剧仗着最近得宠,吵着要出来拍照,结果摔了一跤,同时残忍地发现自己不能拍彩色照片

    万金油风暴兵过来安慰他:同病相怜啊……